校友文苑


我们住在重庆大学B区六舍211室
“重庆大学B区六舍211室”是我们四个女生用了三年的邮寄地址,更是我们共同的窝。这个窝有点潮,有点暗,有点乱,被子很少叠起来,网线飞在天上,鞋子躺了一地。可是挡不住我们爱她,如果离开了,我们会无比想念她。

还有两个月就毕业了,最近211寝室的灯亮着的时间相比于研一、研二的时候已然大大缩少,大家早出晚归。小梅在B区经管院的新办公室,小帅在主教的计算机小实验室,小盼在土木学院的实验室,而我在校友总会的办公室,或者为论文,或者为工作,各自为战。虽各自为战,但依然并肩。焦头烂额时,兴奋紧张时,疑问苦恼时,就在我们自己的QQ群里吼一声,余者遥相呼应,嘻哈几句后,顿时有了前进的力气。

何其庆幸读研三年来我们相互陪伴。课业轻松时候,那个坐在电脑前绣十字绣的小盼,那个散步去买南方周末的小梅,那个咋咋呼呼看韩剧的小帅,那个不是在家就是在回家的路上的我,优哉游哉的,不亦乐乎。在难得的好天气里,我们就把时间交给歌乐山,交给磁器口,也会交给三峡广场,四个人穿街走巷,走跑蹦跳,点点阳光洒在跃然的心情上。想大吃一顿的时候,比如七中美食街的烤鱼、麦香园的火锅、豫渝食店的炒菜、石磨豆花的水煮鱼、七十二家的串串,四个人全然不顾及形象,甚至来不及聊天,一阵风卷残云,再抱着肿胀的胃,跑去好又多超市(现在的沃尔玛超市)转一圈。几乎每个晚上,都要卧聊一番,谈感情聊八卦讲过去想未来,四双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光,兴起时还要坐直身子,不过一旦没控制好音量,很可能被隔壁寝室的同学敲门以示警告,集体不好意思地“嘘”一声,吐个舌头,压低嗓音继续窃窃私语,一不小心就熬到了后半夜。

我们的小性格小爱好不尽相同,但全部可爱。小梅说话一针见血,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的热心肠,小帅大喇喇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细腻的心,小盼宽容从不较真,基本是我和小帅较真时候的见证人、裁判官或和事佬,而我呢,既善良又能干又温柔还文艺,属于特别完美的那一种(哈哈绝对不能浪费夸自己的机会)。四个女人一台戏,戏里戏外都好玩。小盼和小帅在寝室里面烫的火锅,现在还让她们百般回味,我做过的紫菜包饭被小帅念叨了无数遍“只贤惠过那一次”,而小梅当属我们寝室里的“最不是吃货的女人”。如果去K歌,我一定是闪得最快的人,小盼一定是最积极响应的人,小梅一定是说“随便”的人,小帅一定是说“我很想去可是我很忙”的人。

笑过,也哭过。扛不住的时候,小帅会流眼泪,一般不会持续很长时间,止住后语言表达也是流畅的,只是不知道眼泪止住后心情是不是真的好转了呢。小盼平时不喜欢抱怨,一直做我们坏情绪的倾听者,可是最近的两次崩溃大哭,让我们看到她脆弱的一面,为之担心。印象中,我没有见过小梅为自己的事情哭过,她再烦乱,也会用云淡风轻来粉饰太平,却很容易为电影故事中的人泪流满面。而我是个好哭鬼,泪腺比较发达。不过姐妹们,流眼泪,来消毒,何尝不好呢。

情人节、妇女节、光棍节……不管有没有男友,我们一定会分出来时间一起过节,气球、果冻、巧克力等小礼物里浸润着脉脉温情。小梅的同门,小帅的死党,小盼的男友,我的男友都和我们每一个人彼此熟悉,这种感觉真的蛮美好的,我们四个俨然亲人一样了。

“重庆大学B区六舍211室”是我们四个女生用了三年的邮寄地址,更是我们共同的窝。这个窝有点潮,有点暗,有点乱,被子很少叠起来,网线飞在天上,鞋子躺了一地。可是挡不住我们爱她,如果离开了,我们会无比想念她。

以为毕业遥遥无期,其实转眼已近分离。不敢,不愿想象她们从此要离开这个城市,从此我们见面都是奢侈。诸多不舍与不适,难以言传。